快速导航
您当前位置:专家视角
防范金融风险 保障稳定增长
发布时间:2013-05-25  文章来源:admin
我国的经济与金融形势在2011年发生了重大的逆转。年初的时候,最大的风险是经济过热、流动性泛滥、通胀上升和资产泡沫膨胀。进入第4季度之后,民间资金链断裂、房地产泡沫破裂、银行坏账增加和经济硬着落却变成了普遍的担忧。迄今为止,增长速度放慢和市场环境收紧主要还是政策调整的结果:第一,过去一年宏观经济政策连续紧缩,比如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从5.56%提高到6.56%,存款准备金率从17.0%上调到21.5%。第二,从4月至今全国已经有近50个城市实施房地产限购政策,把一大批潜在的住房投资者排斥到市场之外;第三,我国长期执行金融抑制政策,迫使其他企业在正规渠道之外寻求融资机会。民间借贷和影子银行等业务的增长改善了效率但也带来了风险。
  中国经济在短期内发生硬着落的可能性不太大。一是因为既然多数问题是由政策紧缩引发的,如果问题变得严重,政策可以随时调整。二是大多数经济问题目前尚未发展成为系统性的风险,无论是中小企业倒闭还是民间借贷资金链条断裂,基本上还是局部性的问题。三是居民、银行、政府和外部资产负债表相对健康,即使风险进一步恶化,也不至于出现美国次债危机期间资产价格下跌、资产负债表恶化和被迫抛售这样的恶性循环。因此我们预测2012年GDP增长可能回落到8%附近,而CPI有可能降到4%甚至更低。
  不过风险因素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我们不能完全排除全球经济陷入二次衰退的可能性。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仍然十分脆弱,欧洲债务危机风险不断蔓延。即便不发生二次衰退,短期内全球经济很难摆脱增长乏力的状况,这将严重制约我国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国内出现了许多金融风险,任何一个领域的风险的迅速恶化,或者多个领域的问题同时爆发,都可能导致金融危机。比如如果房价大幅度下降,将直接削弱投资对经济增长支持并从多渠道显著提高不良贷款的比例。
  2012年的宏观经济决策将面对两大任务,即防金融风险和保稳定增长。国内、国外的经济、金融形势的不确定性要求政府密切关注风险并相机抉择。宏观政策可以考虑“紧货币、宽财政”的组合,紧货币主要是防经济过热、控制资产泡沫,宽财政主要是助结构转型、保经济增长。根据最近的政策实施情况,我们需要特别防范货币政策过于宽松,但财政政策应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我们对宏观决策原则提出三条建议:第一,过去几年政策过度刺激之后,现在必须过一段困难的日子,不应轻言放松,防止以新的泡沫掩盖老的泡沫的问题;第二,政策选择需要保持相应的灵活性,比如对房地产市场和地方融资平台,应当防止因资金链断裂而造成巨额坏账;第三,由于当前的许多问题是因为长期执行金融抑制政策所致,现在应该考虑积极推进改革,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并将其纳入有效的监管体系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