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您当前位置:地方金融
绥芬河:“五大支点”寻求破题之道
发布时间:2017-07-31  文章来源:东北网

东北网7月31日讯(记者 付巍 赵亚东) 绥芬河是一条诞生在铁路线上的城市。

中东铁路横贯欧亚,一直伸向黑龙江的腹地。作为枢纽和窗口,绥芬河有着悠久的通商历史。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后,俄日英等多个国家使节齐至、商贾云集,时称“国境商都”。

1975年建市,1988年被省委、省政府批准为通贸兴边试验区,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沿边开放城市,2011年6月被省委省政府确定为“省直管”试点市。绥芬河相继获批国家级边境经济合作区、中俄绥—波互市贸易区、黑龙江绥芬河综合保税区、绥芬河—东宁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这几个时间节点和国家级特殊功能区,见证了绥芬河在历史的长河中曾一路走高,繁盛一时。从改革开放初的两万多人口,吃粮靠返销,开支靠救济的贫困县,发展到全国百强县、全国文明城市、改革开放的十八个典型之一,可谓一时风光无限。但,在全国沿边开放的大格局里,绥芬河人切实感受到转型发展的阵痛。

原因是什么?问题出在哪?

调研中记者了解到:从主观上看,绥芬河产业结构单一,外经贸一柱擎天,供给侧短板问题突出。面积仅仅460平方公里,发展空间有限,没有腹地、没有纵深,导致资源的配置和功能明显不匹配;口岸功能还不够完备,缺少原油、天然气、危化品等高附加值大宗商品进口资质和配套设施;人口基数少,缺乏人才支撑事业,特别是懂国际贸易、懂现代管理、懂企业转型的人才较为匮乏;党政班子领导也急需提升国际视野以适应国际国内的形势与格局。

从客观角度来说,俄罗斯近年来国内经济低迷,卢布贬值,导致中俄贸易特别是民间贸易受到严重影响。内蒙、广西、新疆等地举全省之力支持外贸和口岸发展,并给予了含金量极高的政策支持,其边境口岸城市异军突起,快速发展,竞争态势咄咄逼人。

创新和开放是绥芬河发展的根本所在、希望所在。绥芬河,要发展,要快发展,要实现超常规发展,困难不少,问题很多,但是机遇更多,利好消息纷至沓来。特别是2016年4月19日,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黑龙江绥东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绥芬河携手东宁有望打造成我国沿边开放的新高地,成为龙江开放大格局中的大手笔、大题材。机遇面前,绥芬河坚持在大局下谋划、在大势中推进、在大事上作为,迫切发展之心切切。

时间拉回到今年的6月3日,一次特殊意义的座谈从晚6点一直持续到午夜。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来到边城绥芬河调研,并亲自主持“一带一路”口岸建设工作座谈会,为绥芬河等口岸城市发展寻求破题之道。

“绥芬河口岸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地位极其重要,是全省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战略重点。”

“要加强省级对口岸建设的组织领导,搞好顶层设计,以黑龙江绥芬河—东宁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为载体,建立协同发展机制,深化改革创新,抓好集疏运体系建设。”

“要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搞好口岸改造升级,保持跨境运输常态运营。要健全完善口岸功能,提高通关便利化服务水平,健全经营资质,理顺管理体制机制。”

“要大力发展跨境产业,放大综合保税区产业集聚功能,依托境内外园区建设产业集聚区,着力优化贸易结构。”

“要扩大人文交流合作,深化教育文化、旅游、口岸城市交流,推动口岸繁荣发展。”
方向清晰,路线明确,发展的号角已然吹响。这对绥芬河人来说,是一次意义特殊的座谈。把绥芬河纳入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以及全省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的战略重点,上升到全省高度、国家层面,让人振奋,令人鼓舞,激发了全市干部群众的发展自信、能力自信、前景自信。依托我省最便捷的“出海口”,绥芬河利用联接“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独特区位优势,牢牢把握“三长三短”的辩证方法,以国际经贸大通道为依托、区域合作为基础、对俄合作为重点,坚持转方式、调结构做好“三篇大文章”,推进老字号重振、原字号强筋、新字号培育“三大工程”,做强大通道、大经贸、大加工、大旅游、大平台“五大支点”,打造东北亚区域性国际化口岸名城,发挥比较优势走特色发展之路、振兴发展之路。“五大支点”务实、精准、高效,“三大工程”因地制宜、有所侧重。绥芬河这样的构思和定位,这样的破题之道,具有了战略高度和可操作性,绝不是纸上谈兵。

着力贯通联结欧亚的物流运输体系,加快发展现代物流产业,畅通国际经贸大通道是第一支点,亦是绥芬河加快发展的第一要义。

绥芬河与俄远东大开发核心区滨海边疆区接壤,边境线长27公里,有公路、铁路两个国家一类口岸,是我国沿边开放重点口岸和全省对俄合作主通道。距俄远东最大铁路编组站乌苏里斯克120公里、最大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210公里,向东经俄远东港口联接韩日及我国南方港口,向西经俄西伯利亚大铁路通达欧洲腹地。

在欧亚的交汇点上,绥芬河是这个国际大通道上最重要的联接点,是窗口,也是枢纽。让大通道畅通便捷,提高通道效率和效益,绥芬河给出了具体的解题办法:贯通联接欧亚的陆路“主动脉”,与俄罗斯“滨海1号”互联互动,推动“哈绥俄亚(哈绥符釜)”班列与“哈欧”班列对接,开通定点、定时、定线、定站、定运价的“五定班列”,高频往返、均衡对开。联接国际物流网络,实现陆海联运常态化、规模化运输,集聚发展要素,承接产业转移,建设物流园区,做强通道经济,在更大范围内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建成“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性物流中心和重要的门户枢纽。

据黑龙江省陆海通道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杜昕宁介绍,“五定班列”通过“中外外”“中外中”两种模式直接把货物由哈尔滨经绥芬河、俄远东港口运抵韩国釜山、日本新潟和国内上海、宁波等15个进境港口,比国内其他路线节省千余公里,在运费节约方面优势也十分明显,通过这条陆海联运大通道至日韩,每个集装箱要比走大连港便宜至少2000元;到中国南方港口,要比走营口港便宜4000元左右,这样不仅为龙江企业大大节约了运时运费,同时还实现了四季通关,纾解了我省冬季运输瓶颈和运能压力,有力提升了龙江企业参与国际国内市场竞争的能力。

以陆海联运大通道为纽带,贯穿亚太、欧洲甚至北美地区,进一步拉近了绥芬河市乃至黑龙江省与国际市场、特别是俄日韩欧市场的距离,进而大规模吸引国内产业北移、资金北上,落户在哈牡绥沿线节点城市,满洲里、大连、珲春、广州等地的企业纷纷来到绥芬河投资、采购。据绥芬河有关部门统计,来自满洲里的徐阳木业、张氏木业已经把战略重心转至绥芬河;大连原太子桥木材市场以及普兰店、瓦房店的7家采购商也从大连转至绥芬河采购,真正实现了亲近资源,紧靠通道;杭州知名家具品牌顾家家居把原材料采购60%的订单下在了绥芬河的木材企业;广州的丰盛泰木业、善宜木业、诺亚家具、左右家私、立川恒贸易、雅集木业等多家木材企业及知名家具企业纷纷驻足绥芬河。
“五定班列”自去年6月正式开通以来,已累计发出75个班列8030TEU,货量12.1万吨,货值7.23亿元,运输商品扩大到粮食、石化、木材等多个品种,今年实现周双班列常态化运营。

有了陆海联运大通道作为重要的运输体系保障,那么绥芬河要摆脱传统经济发展路径依赖,必须做活大经贸,加快发展商贸转型发展。这是绥芬河破题的第二个支点。

拓宽市场深度和广度,加快外经贸转型发展,与国际通行规则及惯例深度接轨,构建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新体制,推动商品大进大出、优进优出,形成以加工贸易、服务贸易、互市贸易、采购贸易、旅游贸易、电子商务贸易为支撑的大商贸格局,建成“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性贸易中心。

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严谨的市场调查,绥芬河伊戈尔、酷洋等一批具有批发零售、线上线下交易、冷链物流等功能的俄货二级市场蓬勃发展,“俄货”通过绥芬河走向全国各地。绥芬河伊戈尔商城里的8家经贸公司,来自俄罗斯的面点师每天加工10万块提拉米苏,日出货量近千万元。

7月的绥芬河大地,一派蓬勃生机。由中信集团和龙运集团投资5亿元建设的互贸国际综合物流园正在紧张建设中。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绥芬河正在全力推进真边民、真交易、真俄货、真实惠;人到、证到、货到、钱到的“四真四到”模式,2016年实现互市贸易额4.23亿元,今年力争突破15亿元,未来向百亿级规模迈进。

加快发展电子商务、互市贸易、加工贸易、服务贸易等“新字号”,贸易方式的集成创新让绥芬河迅速找到了“感觉”。

抓好大加工,完善跨境加工产业链,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性产业合作中心,是绥芬河解题的第三个支点。

采访中,几个很新鲜的词汇,让我们眼前一亮:“两头在外”、“一头在外”。无论是两头还是一头在外,都是跨境产业链的创新方式,为的是更好地节约成本,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其中中鼎农产品回运加工、商和啤酒精酿、万泰水产品深加工等一批产业项目在绥芬河综合保税区开工建设,以木材、农产品、海产品和钾肥加工为主的木家居、食品、化工品产业集群正在加速建成。

绥芬河市首家获得中国驰名品牌后又在新三板成功上市的维多宝公司,将黑木耳做成集种植、生产基地、农户、终端产品、市场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为绥芬河加快农业特色化、农村社区化、农民市民化发展提供了方向。维多宝公司总经理杨绍礼介绍,企业扩大食用菌等高值高效经济作物面积,充分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将基地、农户、产品和市场紧密联系在一起,发展黑木耳全产业链项目,以龙头企业带动农民致富,开创了促进三农发展的“上市公司+基地+加工生产+互联网+销售”的“维多宝”模式,培育壮大绿色生态农产品知名品牌。

在绥芬河国林木业城,“国林模式”第一次走进我们的视野。这是一个工业集成化的平台,是绥芬河民营企业友谊木业与央企中林集团开展混合所有制合作的重点项目,实现了产业链、服务链、资金链等多链融合发展,解决了中小企业想解决却难以解决的问题,现已经融合入园了50多家企业。国林木业负责人介绍,投资5亿元的三期精深加工区投入使用,投资10亿元的四期项目今年开工,以地板、家具、木制别墅等为主导产品的林木资源综合利用全产业链正在边城绥芬河加快形成。国林木业城2016年就实现营业收入62亿元,走出了“央企+民企”混合所有制经济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转型发展新路子。

据绥芬河边合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殿玉介绍:依托“国林模式”的成功经验,绥芬河今年预计木材进口量达到900万立方米、加工率45%、精深加工规模达到80万立方米。未来3-5年,木材落地加工量达到900万立方米、加工率75%,精深加工规模达到150万立方米,致力于打造百亿级的木业产业集群。不仅如此,绥芬河还支持企业赴俄开展林业资源开发,鼓励企业在边境经济合作区投资建厂,进一步扩大木材精深加工规模,提高产品附加值和知名度,真正叫响绥芬河“木业之都”品牌。

在跨境加工产业链打造过程中,绥芬河还与俄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和超前发展区政策对接,依托经贸大通道承接产业转移,加强跨境投资合作,以“粮头食尾”“农头工尾”为抓手,做大“头”、拉长“尾”,加快形成贸工一体、境内外联动、上下游衔接的跨境产业链。现在绥芬河全市境外投资项目204个,总额21.6亿美元。
随着俄罗斯对外政策调整,投资环境变好,过境旅游人数逐年提升。培育大旅游,加快发展跨境旅游产业,尽快设立跨境旅游合作区和边境旅游试验区,推动哈尔滨至俄符拉迪沃斯托克旅游专列尽快开通,打通跨境旅游新业态最后一公里,已经提上日程。

这其中,打好“跨境旅游、历史文化、生态宜居”三张牌,加强中西方文化融合交流,内联外拓、双向开发旅游产品和精品线路,推动旅游和文化融合发展,推进全域旅游城市建设,打造边境特色文旅小镇,建设中俄旅游集散中心,培育跨境旅游新业态,建成“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性旅游文化集散中心,成为绥芬河破题的第四个支点。

在培育“大旅游”这个支点中,绥芬河还注重发掘生态和气候优势,大力发展消费经济,全力打造天长山旅游综合体和具有特色理疗服务、医养结合、集避暑度假、冰雪旅游、养老等特色于一体的国际健康体检、旅游产品。如今,两座“金山银山”的溢出效应明显。

口岸系列历史文化同样是旅游产业的“富矿”。百年铁路、百年建筑、百年茶庄、百年贸易是绥芬河历史的文脉与血脉。这些得天独厚的文化旅游资源也正闪烁出不一样的光辉。

搭建大平台,加快发展平台经济产业,集聚各类平台企业,为东北亚合作、中俄合作和区域合作提供双向服务,建成“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性合作服务中心。第五个支点,绥芬河人已切身从中体会到了显著成效。在每届的中国(绥芬河)国际口岸贸易博览会上,各国客商纷至沓来,时时体现出搭建服务开放新平台的必要性和前瞻性。

打造集商务、会展、论坛、健身等功能于一体的国际会展中心,打造国际展览交易平台;实现中俄跨境电商通关服务平台、企业综合服务平台、政府公共服务平台“三台联动”;建设俄罗斯人创业大街,打造以俄罗斯人经营为主体,集旅游、观光、购物、休闲、餐饮、娱乐等为一体的“双创”“四众”平台;加快对俄贸易结算中心建设,不断扩大人民币和卢布本币结算规模为对俄企业和商户提供投资、结算、融资、理财等跨境金融服务。

这些具体措施使绥芬河搭建的服务开放新平台扎实、稳健,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个新平台可以另辟蹊径,力拔千斤,为绥芬河培育形成转型发展的新机制新模式新动能提供有力支撑。

蓝图已绘就,使命需担当。打好转方式、调结构攻坚战,在新一轮沿边开发开放和东北振兴中下好先手棋、争当排头兵,绥芬河人深知等不起、坐不住、慢不得,更深知事关发展大局,事关省委、牡丹江市委殷切期望。谋定而后动。按照省委书记张庆伟同志的要求,如今,绥芬河正开足马力,主动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积极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着力释放政策机遇综合效应,在服务全省优化对外开放格局和牡丹江沿边开放“桥头堡”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体现更大价值,奋力在全面振兴发展中干在实处、走在前列。